2013年9月4日星期三

一个人的好天气

从愁云惨淡到浅草没蹄,再到日丽花开生机勃勃,季节从冬天到夏天转变似乎只是一瞬的事儿,快得来不及脱掉厚实的衣服;我把电马儿急刹在十字路口前,感受着阳光射在身上的刺痛。

先说前几天的事吧,就是这周三早上上班不久,我找行政佳佳要一份辞职申请书,想她应该不会诧异,因为周一全公司只有我仍然穿着邋里邋遢的便装继续上班,并且参加王总决定的公司业务考试,这是辞职的前兆,我和她说:“考不过就算了,辞职线40分划得有点低,60分不及格就走人最好;另外不着工装扣多少就算多少吧,无所谓!”这种混球的态度大概伤了她的心,我感到抱歉,但是那时也无比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确不喜欢死板的工作制度和领导以辞职作为要挟而开出的任何条件。工装制度是金融业的行规,至少还能接受;可是“要挟”则是无情和刻薄的表征,无论如何也不要对这类人抱有太大的期待。甚至稍早一点,上周五开月度例会的时候我已经考虑过辞职,只是构成辞职的因素还不够多,势必要在辞职和留下作出一番权衡才能做出最好的判断。周二的时候去下东家面试,待遇稍微好一点,中午和他们一起吃饭的氛围也不错,于是当天就决定了。第二天就是周三,是我刚好做满三个月试用期的日子,人事部的雯雯便给我发了一份转正文档;真是一场不大不小的玩笑,佳佳的辞职申请表正好也发过来了;一份转正表,一份辞职表……

我打印了辞职申请表,填写的时候,窗户外的阳光经过玻璃的折射,第一次铺满了我的桌子,一片光明;当我我多希望自己有宗教信仰,无论是启示还是预兆,我的未来该是正大光明前程似锦;多年以后如果我成功了,我将会无比怀念这个神奇的时刻。下午我也和总经理谈了一个多小时,我把自己认为公司业务不合理和制度不满意的地方都说了,她是一个充满个人魅力和说服力的领导,她希望我留下来,可是她是一个感性思维的人,始终不能明确那时我实际的需要:未来的薪资。我昨天离开公司时心里非常不舍得这里的同事,特别是这里的妹子。

回到我在十字路口前浑身燥热的时刻,等完红灯,我急速的冲到前面,这时中午一点过,我在新公司刚下了班,我弟弟还没吃中午饭,我准备带他去吃德克士。


之后,我又陷入了周末的无聊。不想会基友,他们都是无聊的一群人,除了唱歌吃饭,再没能玩出新花样;其中没钱是主因;而且我觉得一直在这堆男人中混,大家都解决不了光棍问题。我想找个妹子骑车或者去看书,聊天也好;但是这样的想法更加难以实现,还是一个人出去晃荡吧,骑上自行车,像一只猫,在乡土田野边,自己也可以很自在。坐在湖边的石头上,感受和风在耳畔的轻吟,看水波荡漾,看安静垂钓的大叔,看情侣对着柳树拍照,看老爷子锻炼身体,看年轻人打牌……我没有感觉,我是一只自由的猫,正在享受好天气。喵~

评论/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