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4日星期三

一个人的好天气

从愁云惨淡到浅草没蹄,再到日丽花开生机勃勃,季节从冬天到夏天转变似乎只是一瞬的事儿,快得来不及脱掉厚实的衣服;我把电马儿急刹在十字路口前,感受着阳光射在身上的刺痛。

先说前几天的事吧,就是这周三早上上班不久,我找行政佳佳要一份辞职申请书,想她应该不会诧异,因为周一全公司只有我仍然穿着邋里邋遢的便装继续上班,并且参加王总决定的公司业务考试,这是辞职的前兆,我和她说:“考不过就算了,辞职线40分划得有点低,60分不及格就走人最好;另外不着工装扣多少就算多少吧,无所谓!”这种混球的态度大概伤了她的心,我感到抱歉,但是那时也无比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确不喜欢死板的工作制度和领导以辞职作为要挟而开出的任何条件。工装制度是金融业的行规,至少还能接受;可是“要挟”则是无情和刻薄的表征,无论如何也不要对这类人抱有太大的期待。甚至稍早一点,上周五开月度例会的时候我已经考虑过辞职,只是构成辞职的因素还不够多,势必要在辞职和留下作出一番权衡才能做出最好的判断。周二的时候去下东家面试,待遇稍微好一点,中午和他们一起吃饭的氛围也不错,于是当天就决定了。第二天就是周三,是我刚好做满三个月试用期的日子,人事部的雯雯便给我发了一份转正文档;真是一场不大不小的玩笑,佳佳的辞职申请表正好也发过来了;一份转正表,一份辞职表……

我打印了辞职申请表,填写的时候,窗户外的阳光经过玻璃的折射,第一次铺满了我的桌子,一片光明;当我我多希望自己有宗教信仰,无论是启示还是预兆,我的未来该是正大光明前程似锦;多年以后如果我成功了,我将会无比怀念这个神奇的时刻。下午我也和总经理谈了一个多小时,我把自己认为公司业务不合理和制度不满意的地方都说了,她是一个充满个人魅力和说服力的领导,她希望我留下来,可是她是一个感性思维的人,始终不能明确那时我实际的需要:未来的薪资。我昨天离开公司时心里非常不舍得这里的同事,特别是这里的妹子。

回到我在十字路口前浑身燥热的时刻,等完红灯,我急速的冲到前面,这时中午一点过,我在新公司刚下了班,我弟弟还没吃中午饭,我准备带他去吃德克士。
发布于: 上午4:57 | 标签:

分享


当我正儿八经地想给别人分享自己或他人故事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没有故事。比如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想给同事分享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的某个故事,证明正统历史和教科书历史不是一回事,然后我在脑海里遍历三次都没有想出一个确切的论据,只能重复地说:“不一样,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当时觉得好可悲,我读过的书都跑到哪儿去了,难道此刻的判断只是当时灵光一闪的领悟,只记住了结论,没记住过程。

本来我就是很少说话的人,极度渴望分享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屈指可数,一是碰到高手,二是有时候不得不说两句。第一种情况就是说有时遇到一些比自己还牛逼的人物高谈阔论的时候,自己也想掺和进去,以证明我们同好,或者对敌;第二种情况是在公众场合的情况下,大家都在分享故事和经验,为了和大家同流合污,不得不给自己抹上点污泥。不论是哪种情况,都苦了我这种内省多于交流活得人生经验的人。内省者从书籍、影视、音乐等任何文化资源里面获取知识、信念和能量,进而构成自己的行为准则;不像外向者那样何一顿酒,聊一场天就充满的斗志和信心。因此,内省者比外向者在聊天方式上有天壤之别的差别。我的行为准则和信仰基本来自读书、电影或者网络,而且由于信息泛滥,已经养成了看后即忘的地步,所以我自己的知识体系并没有明确的故事资料库,模模糊糊的概念倒是记得不少。基于这些原因,我不配当一个倾诉者,从不谈自己的故事,也不谈自己的情感,绝非是常人理解的故作高傲。

既然知晓我是怎样的自己,接下来就面临着如何丰富自己的故事库。不外乎两种办法:记住生活中的趣事,得出一个结论,将它分享给朋友;记住朋友的有趣的故事,将它分享给其他人。甚至可以学学卖保险那批人,把别人的故事当成自己的故事侃侃而谈,但千万不要重复。
发布于: 上午4:52 | 标签:

博学的法门

去年我从攀枝花通过铁路快递了两大箱书回家,外箱被撞得破破烂烂,没经过整理就随便扔在了一个角落;后来我妈实在看不下去,就悄悄帮我收拾好了,我也没管这事,放在那里都不知道。后来大半年没再读书或者买书,我连自己到底有多少书的概念都忘了。直到上个月我想给同事借两本彼得•海斯勒的书,随便找点话题发展一下革命友谊;然而回家之后找了一遍,把一个大箱子的书翻了个底朝天都没见到,纳闷可能遗失在攀枝花了;所以这革命友谊也没有发展成,就借出一本马尔克斯,一本印度游记。

爸爸喜欢喝茶,家里有各种茶叶。偏偏我也喜欢品茶,却从不买茶,依然把家里的茶叶喝了遍,陈年普洱喝出了发了霉的中药味后,换成了安溪的铁观音,待铁观音也能尝出丝丝苦味之后,恰好在冰箱的冷藏室里翻出来一包峨嵋银针,手指一模,干燥而冰冷,感觉是好茶,就迫不及待地泡了一杯,搁在电脑桌旁。恰好那天我忘记了水杯的存在,不小心把茶水碰倒在电脑桌傍边堆满杂物的箱子上,赶紧清理,没想到这个箱子里面居然还有很多书,所幸没有打湿,而且《寻路中国》和《江城》也在里面!天知道我妈居然用两个箱子给我装书,还以为这个箱子里也是杂物呢!

我把这些书抱出来码成一排,长期在心里萦绕的遗失感顿时治愈。这箱书里面有社会学、历史、金融类、设计、计算机编程,连古文也有好几本,更不要说还有些没看完的小说,自己都觉得五花八门,谁能从这堆书里看出主人做什么工作呢?所以当时我就萌生了一个结论,和我长期以来可能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有关,比如今天看到我在吭哧吭哧地整PS,明天又看到我在茶饭不思地改代码,后天又看到我在热火朝天的背单词,大后天竟然又看到我在图书馆借历史书;我这些奇怪行为的根本动机是我想成为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前一个小时我可以给别人讲太平天国运动对中国历史进程的积极性和消极性,后一个小时可以给别人讲HTML5中圆角矩形的实现,再然后又可以给他们分析宏观经济走势,可是我并不爱这些知识 ,只是要成为一个博学多才的人,这些都是不得不学习的东西,所以我才买了这些难以理解的书类。

理想可能是悲剧的起源,一个人顾及太多的时候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什么都照顾不好。今天下午我在家中坐立不安,感觉时间被荒废了,心里一阵阵恐慌:为了能学懂Javascript,我要把基础语言C语言弄透;还准备在公司网页上加一个专题页面;接着想到自己设计了几个月的私人名片也没做好;还想到需要刻一枚印章;还有今天买的几本书也没看,事情多得令人发指!后来我纠结了一阵,先把今天买的书看了几十篇,睡了一个大午觉,起床研究了一下篆刻用的小篆和大篆,开始给自己做印章。

沉醉一件工作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和自己无关。在刻章的过程中,我有体会到曾经写代码那种感觉,内心越来越平静,只想专注于此,刻求完美;突然醒悟,内心浮躁什么都学不了,沉静才是博学的法门。
发布于: 上午4:51 | 标签: